国旅品质,旅程无忧

位置:张家界 > 游记攻略 >

湘约美丽的张家界

更新于:2017-01-26 点击:

 一生中一定要有一次这样的旅行,当某处风景突然闯入你心里,你不加思索地买了奔向它的票,没有计划也不求向导,像它闯入你心一样突如其来.无畏旅途遥远或前路艰险,无谓错过或恰巧遇见.


         就这样,当好友在张家界旅游拍摄的巍巍石柱闯入眼中,我唤上同班的小朱,随意打包了行李,就坐着绿皮火车,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张家界.


凌晨五点到的张家界火车站,搭了最早的六点去景区的公车,因在火车上一夜睡得太浅,我把自己裹个严实后,又在车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小时.醒来时,已到景区山脚.下车时一阵冷空气迎面而来,阴冷的风嗖嗖地往单薄的裤底里钻,原本睡眼惺忪的我像被打了鸡血般顿时来了精神.窗口买了票后,我和小朱就坐着景区观光车上山了.


           清晨大雾尚未散尽,窗玻璃上挂着些许晶莹的水珠,朦胧中我看见景区内低矮的土房.山中多雨意,雾抹青山,层次重重,颇有些黄山风貌.车盘旋而上,太阳渐渐驱散了薄雾,数个拐弯后,地貌突然大变,峰峦陡起,绿树叠翠,我们开始进入了奇异幽深的莽莽峰林.僻远的崇山峻岭在面前铺开,高大刚直的巍巍石柱在薄雾散尽后愈显壮观,终于,声声难以遏止的惊叹在车内炸开,司机却得意地告诉我们,这只是张家界美景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让人叹为观止的美景.

 

因提前订的山上的宾馆,我和小朱小憩片刻后就迫不及待地出发了.一路上看莽莽石峰如人如兽、如器如物,形象逼真,气势壮观.峰间峡谷,溪流潺潺,浓荫蔽日.我们转了台,赏了百龙天梯,走了天下第一桥,上乌龙山土匪寨当了回压寨夫人,又在天子山“凭栏览尽天下景”.石峰石壁直线林立,横断曲折有致,相互交错成章;山间小路蜿蜒陡峭,走到傍晚,天慢慢暗下去,我们就拖着两条疲软的腿回宾馆了.


  
那晚,我的头一挨到枕头,连一句“啊,真舒服!”的感叹都还没来得及发,我就沉沉入睡.待到半夜,也不知是几点,就在迷糊中听见窗户被震得哐当响.呼呼的风声,如饕餮猛兽扑食,又如千军万马奔腾.黑暗中我伸手向窗户摸去,顿觉一阵刺心的冰凉.一声鸡鸣后,耳边又响起一阵繁密的雨声.恐是幻听,撩起窗帘看只见外面云雾缭绕,地面潮湿.果然还是下雨了.“大风起兮云飞扬,草木摇落露为霜”,待到早上七八点天空仍是灰蒙蒙的一片,云雨翻腾,无奈我们只能身披雨衣,逐渐消失在凄风苦雨中.


旅行不仅是在路上遇见最好的自己,更是结识更多的朋友.半路上我们结识了一对开朗的长沙小夫妇和一个来自成都的漂亮姐姐,大家一同包车去了老屋场.下车时只见奇峰密布,村落处梯田重迭,山水相对,洋溢着醇浓的田园风光.


   往下看空中田园座落在天子山左侧的土家寨旁,下面是万丈深渊的幽谷,幽谷上有梯形良田.我们不顾师傅的劝阻,踩着雨后泥泞的山路,毅然登上“田园”,清风拂面,云雾缠身,如临仙境.待到第三天,我和小朱就顺着蜿蜒清澈的金鞭溪下山,一路上走走停停,吃当地野果“鸡拐子”,捡溪边紫色的怪石,还和三只野猴子斗智斗勇,演绎了一场全面规模的“食品保卫战”,虽最后食物被一抢而空,倒也收获了许多乐趣.


最后一天去的天门山,本因价钱太高早被拉黑,终究还是在小黄的力荐下去了,却在那收获了最意外的惊喜.坐上世界最长的高山客运索道,烟雨朦胧中鸟瞰天门山,云雾升腾,诡谲出尘,置身其中,俨然成了金庸题写的“天门狐仙”.玻璃栈道更是誓将尖叫进行到底,披着雨衣走在上面,仿佛凌空浮在万仞绝壁之上,腿软,心跳加速,哭笑不得.


最后我们乘着观山汽车绕九十九道弯盘旋而上,看“天门洞”南北对开于千寻素壁之上,气势磅礴,巍峨高绝.三点乘索道下山后,我们随便吃了碗面,就匆忙赶车回校了.

 

我想每次旅行,都和这次一样,在当时都是辛苦而疲惫的,拿着旅游地图赶时间、拍照、购物、徒步、听当地人的风俗、在路上结识朋友.睡不习惯的床,吃不习惯的食物.听上去不甚如意,但旅行归来时我为自己骄傲,终有一次我在自己的风景里,不在羡慕别人的目光里.而当时间继续前行,当我又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中,我会发现曾经旅行的日子仿佛是从别人的生命里借来的岁月,像一枚挂在记忆中的温暖发亮的茧.